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特色 > 正文

战国四大君子之一:春申君(黄歇)
2015-11-12 01:03:00   来源:美好寿州网   阅读次数:    收藏

  寿县始称寿春,源于战国四大君子之一的春申君黄歇。公元前262年,楚考烈王拜黄歇为令尹,封春申君,赐淮北地十二县。公元前241年,“楚东徙都寿春,命曰郢”,这是文献中最早出现“寿春”的名称。

\

  春申君黄歇(?─前238),战国时期楚国贵族,早年曾四处游学, 见多识广,博学善辩,很有才能。后被楚顷襄王任为左徒。

说秦善楚

  公元前292年, 楚顷襄王之父楚怀王因受秦国诓骗而被绑架死在秦国后,秦昭王派白起伐楚,占领了巫和黔中两郡,并攻破都城郢,东边直至竟陵,南抵达洞庭湖一带,使楚国损兵失地,几乎亡国。顷襄王即位后被逼将国都东迁到陈县。楚顷襄王是怀王的儿子,秦昭王很瞧不起他。秦国在压服韩、魏以后,想一举而亡楚国。于是,顷襄王派黄歇出使秦国,以缓和两国关系。黄歇一到秦国,闻知秦正在谋伐再次攻楚,黄歇立即上书秦昭王,向他详细阐述秦国联韩、魏而攻楚的利弊,劝说昭王不要以楚国为仇,而应以楚国为友。黄歇说:  “天下没有哪个国家比秦国和楚国更强大。如今听说大王想要讨伐楚国,这就好像两只老虎争斗。两只老虎争斗,即使是低劣的狗也能利用它们的疲惫向它们进攻,不如和楚国亲善。我请求谈谈我的看法:我听说物极则反,冬夏两季的交替变化就是如此;事情发展到极点必然危险,垒棋子的结果就是如此。如今贵国的土地遍及天下,控制西北两端,占有整个天下的两条边境,这种情况从有人类以来,大国的土地还不曾有过。先帝文王、武王以及大王自身,三代没有忘记使土地和齐国接壤,以截断东方各国合纵的纽带。现在大王派盛桥到韩国执行使命,盛桥把韩国的土地纳入秦国的版图,这是大王不动用军队,不施展威势,就得到百里土地的事例。大王可以说很有本事了。大王还发兵攻打魏国,阻断大梁的门户,攻克河内,夺取燕地、酸枣、虚地、桃地,进入邢地,魏国的士兵云集,却不敢救援。大王的功绩也够多的了。大王休战养兵,两年以后再次出征。又吞并了蒲地、衍地、首地、垣地,逼近仁地、平丘。黄地和济阳的城邑被围困以后,魏国就顺服了。大王又割取濮地、○地以北的地区,打通齐国和秦国的要道,截断楚国和赵国的联系,天下各国虽然多次联合,却不敢前来救援。大王的威力也真是无与伦比。

  大王如果能够保持已有的功绩,珍惜自己的威望,克制攻城略地的欲念,涵养仁义的心境,使自己消除后患,那么三王就该称为四王,五霸就该称为六霸了。大王如果凭借人口众多,倚仗军队强大,利用摧毁魏国的威势,而想用武力征服天下的诸侯,我担心这样做会有后患的。《诗经》里说:“没有谁没有一个好的开头,但很少有人有个好的结局。”《易经》里说:“狐狸趟水过河,终究要沾湿尾巴。”这都是说开头容易,结局困难的道理。怎么知道是这样呢?从前智氏看到攻打赵氏的好处,却不知道以后有榆次的灾祸;吴国看到进攻齐国的利益,却不知道以后有干隧的惨败。这两个国家,并非没有大的建树,由于贪图眼前的利益,就换来了以后的祸患。吴国轻信了越国,从而去进攻齐国,在艾陵战胜齐人以后,回师时在三渚岸边被越王擒获;智氏轻信了韩氏和魏氏,从而去攻打赵氏,他围攻晋阳城邑,已经胜利在望了,韩氏和魏氏背叛了他,在凿台下面杀死了智白瑶。如今大王憎恨楚国没有被摧毁,却忘记了楚国被摧毁,就会加强韩国和魏国。我为大王着想,不要采取这种办法。

  《诗经》里说:“大军对于远方的部落不去攻伐。”由此可见,楚国是援军,邻国是敌人。《诗经》里说:“来回窜跳的狡兔,猎狗可以逮着它。别人心里有想法,我要能够看穿它。”如今大王中途轻信了韩国和魏国对大王的亲善,这正是吴国对越国的轻信。我听说,敌人不能宽容,时机不可错过。我担心韩国和魏国谦恭地说要消除祸患,而实际上是想欺骗贵国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大王对于韩国和魏国没有累世的恩德,却有几代的怨仇。韩国和魏国的父子兄弟接连不断地被秦国杀死的情况,将近十代了。他们的领土被蚕食,国家被破坏,宗庙被摧毁。他们的百姓被剖腹断肠,折颈毁面,支解身首,尸骨扔在野外,头颅倒在地上,在他们境内一个排着一个。父子老弱被系着脖子捆着手,成为大批俘虏,在路上一群接着一群。他们的鬼神孤苦哀伤,没有人来祭祀他们。人民无法生活下去,家族妻离子散,流亡在外成为奴仆婢妾的人,充斥了四海之内。所以韩国和魏国不灭亡,就是秦国政权的忧患。如今大王依靠他们来攻打楚国,不又错了吗?

  况且大王进攻楚国将如何出兵呢?大王打算向作为仇敌的韩国和魏国借路吗(如果那样),那么军队出发那天,大王就会担忧他们回不来了,这样大王就是用军队帮助作为仇敌的韩国和魏国。大王如果不向作为仇敌的韩国和魏国借路,那就势必攻打随水西边的地区。随水之西,那里都是大江大河,山林沟谷,是不生产粮食的地方。大王即使占有那里,也不能算是得到了土地。这样大王徒有征服楚国的名声,却没有得到土地的实惠。

  另外大王攻打楚国的时候,有四个国家一定会起兵以应大王。秦国和楚国的军队交战,相持不下时,魏国将会出兵攻打留、方与、铚、湖陵、砀、萧、相等地,原来宋国的土地必定全部归魏国所有。齐国人也会向南攻打楚国,泗水流域必定被他们占领。这些地方都是平原地区,四通八达,土地肥沃,却让他们独自攻取。大王击溃楚国,却使韩国和魏国在中原地区发展起来,并且加强了齐国的势力。韩国和魏国一旦强大,就完全可以同秦国较量。齐国南部把泗水作为边境,他们东部凭借大海,北部倚仗黄河,就没有后患了。天下的国家就没有比齐国、魏国更强大的了。齐国和魏国得到土地,保住了利益,却又假装服事秦国的下级官员,一年以后,他们虽然不能称帝,但他们的力量用来阻止大王称帝则绰绰有
余。
  凭着大王国土的辽阔,人口的众多,军队的强盛,一次军事行动就同楚国结下怨仇,又让韩国和魏国收回对秦国恭奉的帝号,重视同齐国的关系,这样大王就失策了。我为大王着想,不如和楚国亲善。秦国和楚国联合成一股力量,来对付韩国,韩国必须缩手,(不敢轻举妄动)。大王利用东山的险阻,加上河曲的便利,韩国必然成为大王的关内之侯。如果这样,大王就派十万大军镇守郑地,魏国就会胆战心惊,许地、鄢陵的城邑再被围困,上蔡和召陵也就与大梁无法往来了,这样魏国也成为关内侯了。大王一旦和楚国亲善,关内这两个大国的君主就会派兵侵入齐国的土地,齐国西边的地区就可以拱手取得。大王的土地就会横跨东海和西海,制约天下,这样燕国和赵国就失去齐国和楚国的支援,齐国和楚国也失去燕国和赵国的帮助。然后大王只要威胁燕国和赵国,就会直接动摇齐国和楚国,这四个国家不须痛击就会顺服了。”

  秦昭王说:“好”。于是就取消白起的行动,拒绝韩国和魏国的帮助,派使者向楚国送礼,结成友好盟邦,两国的关系遂由紧张而日趋缓和。


相关热词搜索:春申君 战国四大君子 黄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