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故事 > 正文

侯景寿春乱梁朝
2015-11-07 21:15:00   来源:美好寿州网   阅读次数:    收藏

  公元 548 年,中国历史上发生的骇人听闻的“侯景乱梁”就起于寿春。侯景从占据寿春蓄谋反梁,到兵发寿春起兵反梁,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。“侯景之乱”不仅实际导致梁朝统治的垮台,而且对六朝后期的政局产生了深远影响,成为六朝政治的一个转折点。

侯景(503—552),字万景,朔方(郡治今内蒙古杭锦旗北)人,一说雁门(郡治今山西代县)人。

小人得志 先后移主

  北魏孝昌四年(528),明帝元诩逝世,皇后胡氏临朝。天柱将军尔朱荣自晋阳起兵攻杀了胡氏,侯景带着一队人马投靠了尔朱荣,跟随尔朱荣的部将慕容绍宗学习兵法。怀朔镇将葛荣反叛北魏朝廷,带兵往南进逼。尔朱荣命侯景为先锋前往征讨。侯景在河内俘虏了葛荣,因而被擢为定州刺史、大行台,封濮阳郡公。

     北魏孝昌八年(532)三月,北魏丞相高欢于韩陵山击败尔朱氏军,乘胜进入洛阳诛戮尔朱氏,立孝武帝,侯景降附于高欢,被任命为吏部尚书。高欢被宇文泰战败于沙苑,侯景对高欢说:“宇文泰仗着打了胜仗,必定很懈怠,警惕性不会太高。你给我数千骑兵,让我直捣关中,出其不意地去把他擒拿来吧!”高欢去同妻子娄氏商量,娄氏说:“侯景如果击败了宇文泰,便也会 占据关中称王称霸,不会再回来的。去掉了一个宇文泰,增加一个侯景,于我们又有什么好处呢?”高欢于是没有让侯景进军关中,而叫他做了河南道大行台,位至司徒。侯景又对高欢说:“你不同意我去抓宇文泰,太令人遗憾了。我如果有三万军队,就能横行天下,必定要渡过江去,把萧衍活捉过来,让他到太平寺去做住持和尚。”高欢把他看作是自己的左右手,命侯景统领十万军队,专治河南。侯景对高欢说:“我现在领兵在外,担心奸人从中捣鬼,大王若是给我写信,有什么吩咐,请做个特殊记号,让我知道确实是你写的。”高欢答应了他的这一请求,每次写信给侯景,都要另加几个小点。这个秘密除了他们两个人外,别人谁也不知道。

     侯景为人狡黠好杀,带管部队军令严厉,每逢打了胜仗,便把抢劫来的财物分给将士。他手下的人既畏其威,又贪其赏,所以能尽力为他卖命,使他所向多捷。高欢得了重病后,对儿子高澄说:“侯景很狡猾,诡计多端,反复无常,居心叵测。我死了以后,他是决不会老老实实为你所用的。”高澄于是以高欢的名义写信给侯景,想把他征召回来。侯景见信上没有暗号,知道其中有诈,担心高欢死后高澄会下手除掉他。乃于梁太清元年(547)二月,采用王伟的计策,派他的行台郎中丁和上表梁武帝萧衍,请求降附。

     萧衍召集群臣计议,尚书仆射谢举等多人都主张不要接纳侯景,但萧衍不听劝阻。在此以前,萧衍曾做了一个梦,梦见中原地区的州郡长官都来向他投降。次日早晨告诉了中书舍人朱异,朱异说:“这大概是国家即将统一了,天道先来送个信吧?”萧衍说:“我从来很少做梦,昨天晚上却做了这样一个梦,真叫人高兴。”后来侯景果然来投降了。但是,萧衍虽然很有些扬扬自得,却也仍不无疑虑。一天晚上夜出视事,在武德阁自言自语着:“侯景来降,到底是接受好呢,还是不接受好呢?倘若有差错,那可就反悔也来不及了。”正在旁边的朱异立即接上去说:“北方的老百姓,有谁不想回归朝廷呀?只是没有机会罢了。侯景据有河南十余州,等于半个魏国,他主动来降,这既是天意又合民心。如果拒绝了他,以后还有谁敢来降附呢?这是明摆着的事实,没有什么可怀疑的。”经朱异这么一鼓吹,萧衍作出了最后决断,接受侯景的降附,下诏封他为河南王、大将军、大行台,就如同当年汉光武帝刘秀对待邓禹那样。

 

占据寿春 蓄谋反梁

  高欢死后,他的儿子高澄继为渤海王(任大丞相,执掌朝政),派遣大将军慕荣绍宗把侯景围困于长社。侯景一面提出愿意割让鲁阳、长社、东荆、北兖给西魏,求西魏援救,一面也向梁朝廷的北司州刺史羊鸦仁求救。西魏和梁都曾派兵前往援救侯景。慕容绍宗退走后,萧衍让羊鸦仁移镇悬弧城,而以西阳太守羊思建为殷州刺史,镇守项城。

     太清元年(541)十二月,侯景围攻谯城,未能将谯城攻破,回过头去攻拔了城父。派他的行台左丞王伟民、郎中王则向梁朝廷献策,请求从北魏元氏子弟中挑选出一个人来做魏国的君主,由他辅佐着出兵北伐。萧衍下诏以太子舍人元贞为咸阳王,待渡江后即位称魏主。

     高澄再次命令慕容绍宗追击侯景,两军相持于涡阳。侯景手下多是北方人,不乐意渡河往南去,加上粮食也吃完了,部将暴显等人于是带着队伍投降了慕容绍宗。侯景全军溃散,与心腹数人自硖石渡过淮河,收集起残部后,总共也不过八百人。正在走投无路之际,梁朝廷的马头戍主刘神茂因为对监州韦黯心怀不满,便去对侯景说:“寿春离此地很近,城池也很坚固。韦黯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监州,听说你河南王来了,一定会出来迎接。他一出来,你就把他捉住,得了寿春城后,再向朝廷报告。朝廷见你从北方回来了,必然很高兴,哪里还会责怪你呢!”侯景绝处逢生,握住刘神茂的手说:“这是老天特地让你来指点我啊!”随后,侯景前进到寿春城下,韦黯果然打开城门,放侯景进城。侯景进城后,立即将韦黯禁闭起来,过了很久才释放。侯景因涡阳之败,请求萧衍贬削他的官职。萧衍不但没有贬削他,反而安慰了他一番,除原有的官职照旧外,并又委任他为豫州牧。

     侯景有了寿春作根据地,便开始策划反叛梁朝廷了。全城居民都被召募去当兵,民间的妇女都被分配给将卒。侯景向朝廷索要一万匹锦做战袍,领军朱异给了他一万匹青布;接着,侯景又说给他的武器质量太差,请求拨给他原材料,让他自行制造,朝廷也答应了。侯景自战败于涡阳之后,不断向梁朝廷提出种种要求,几乎没有一项遭拒绝。

     在此之前,豫州刺史贞阳侯萧渊明奉命督众军围彭城(今江苏徐州),兵败后陷没于魏,这时,写信回来说魏政权想同梁朝廷重修旧好。太清二年(548)二月,萧衍又开始与魏联合。侯景得到消息后,极力谏阻,萧衍没有理睬他。从这以后,侯景便很有些不大尊重萧衍了,在表疏中说了不少难听话。为了摸萧衍的底,侯景仿造了一封信,假说是魏朝廷发出的,请求和梁朝做一笔交易,用萧渊明换回侯景。萧衍接信后便打算应允,舍人傅岐劝他说:“侯景是被迫才来归降的,如果抛弃他,于道义上说不过去;而且,他是个身经百战的人,怕也未必就肯束手就擒。”谢举和朱异却说:“咳!侯景是个奔北之将,还有什么能耐?如果要逮捕他,随便派一名使者去就行了。”萧衍于是复信说:“贞阳(萧渊明)旦至,侯景夕返。”表示完全同意与魏做交易。这封回信落到了侯景手里以后,侯景说:“我早就知道萧衍那糟老头子对人不安好心。”于是侯景要铁心反叛萧衍了。

     侯景奔梁以后,东魏丞相高澄恼羞成怒,将他的妻子下油锅炸死,儿子和女儿也沦为奴仆。侯景认为自己有功于梁朝,派人至都城建康,面见梁武帝,表示要娶王氏或谢氏的女儿为妻,并要求梁武帝主婚。梁武帝听罢,沉思了许久,才吞吞吐吐地说:“请转告侯将军,琅琊王氏自东晋丞相王导算起,二百年来子孙相继,莫不皆主朝廷大臣。而陈郡谢氏,从东晋丞相谢安以后,子孙蝉联朝廷命官也已有一百五十年。王导为开国元勋,与晋元帝司马睿共坐天下;谢安为三军统帅,在淝水之战中挫败前秦,文治武功,甲冠天下;阀阅世家,王谢居首,诚恐难相匹配。将军若求佳偶,可在朱、张、顾、陆各姓以下察访,徐图撮合为婚。”

     来人回到襄阳,将梁武帝的话转告侯景,侯景不禁勃然大怒,声色俱厉地骂道:“我要是知道练儿(梁武帝小名)这副刻薄心肠,早将他碎尸万段,何至有今日羞辱。”左右随从都劝他,他仍骂不绝口,越想越恼,不由得又大声吼道:“走着瞧吧,有朝一日,我要把所有高门大姓的娘儿们都配给咱们的奴隶,让她们当牛做马,以解我心头之恨,让天下人都知道我侯某岂是好惹的窝囊废!”

     坐镇合肥的鄱阳王萧范和司刺史羊鸦仁多次向朝廷反映,说侯景有反叛的苗头,领军朱异却说:“侯景身边就那么几百人,成得了什么气候?”不但压着不报告萧衍,反而加倍赏赐侯景。侯景责难萧衍说:“高澄那家伙很狡猾,他请求联合,你为什么就那样相信他呢?我实在觉得太可笑了。我活了四十六岁,从来没听说江左有佞邪之臣,一旦过来了,却竟然会引起那么多的议论,看来江左的佞邪之臣亦复不少。你给我一块地盘吧,好让我有个落脚之处。否则,我若带兵渡过江去,进军闽、越,恐怕朝廷上的大臣们便都会吃不好睡不稳了。”对这样明显的威胁,萧衍仍无动于衷,竟让朱异答复他说:“普通百姓的贫穷人家,尚且会有十个八个客人。我唯有你这一个客人,有人说了一些令人生气的话,这是我的过失啊,太对不起你啦!”萧衍和朱异等人的种种愚蠢举动,实际上更加助长了侯景作乱的决心,恰好萧衍的侄子临贺王萧正德因对朝廷不满,于是暗中与侯景勾结,答应做内应。

 

兵发寿春 起兵乱梁

  太清二年(548)八月,侯景的叛军便开始出动了,攻破了马头、木栅,俘虏了太守刘神茂和戍主曹璆等。这时,萧衍方才下令让邵陵王肖纶统 一指挥萧范和柳仲礼、裴之高等人,领兵去对付侯景。派太子家令王质率领三千人在长江岸边巡逻,以防侯景渡江。

     九月,侯景以外出游猎为名,离开寿春。王伟向他献计说:“用兵最宜快速,行动不能迟缓,倘若拖拖拉拉,便有可能被萧纶拖住。莫若直接掩袭梁都,我们从外面打进去,命萧正德从里面打出来,天下便是我们的了。”侯景采纳了王伟的策略,表面上大肆张扬,说是要去打合肥,实际上却突然袭破了谯州,助防董绍先投降,刺史丰城侯萧泰被俘。接着又攻历阳,太守庄铁的弟弟均阵亡。庄铁听了母亲的话,投降了侯景,并怂恿他说,“行动快便能抓住时机,慢了肯定要吃大亏”,心甘情愿做了侯景的向导。直至这时,各地都已有不断送来有关侯景发动叛乱的情报,朱异却仍在梦中迷糊,说:“侯景绝对不会有渡过长江的打算!”萧正德似乎要比朱异高明得多,派出大船数十艘,诡称是去运芦苇,其实却是去迎接侯景过江的。侯景到达京口(今江苏镇江),担心王质的三千人碍事,而恰在这个节骨眼上,梁朝廷将王质调去做丹阳尹,三千人无故自行撤除。侯景简直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大好事,特地派人过江去侦察,说:“王质果真撤走了,你便从江东折一树枝回来,以为见证。”侦察人员回去报告侯景,说王质果然无影无踪了。侯景很高兴地说:“我图谋的大事,其成功看来是毫无问题了。”他已从采石渡过长江,梁朝廷还一点消息也没有得到;但即使是在这时侯景的总兵力也不过马数百匹,士兵千余人而已。人数虽少,进展却很顺当,袭击姑孰(苏),淮南太守文成侯萧宁被俘,接着便进抵芜湖。梁朝廷命扬州刺史宣城王萧大器和都官尚书羊侃守京师,南浦侯萧推守东府城,西丰公萧大春守石头城,轻车长史谢禧守白下。

 

叛臣贼子 攻占建康

  太清二年(548)十月二十四,侯景率兵八千,马数百匹,进攻建康(今江苏南京)城。萧正德打开城门迎侯景入城。建康城分三个部分,中间是台城,梁武帝就住在里面;西边是石头城,驻扎禁卫军;东边叫东府城,住的是宰相和扬州刺史等大官。侯景首先把台城团团围住,隔绝了梁武帝和东、西两城的联系。接着,向台城发动猛烈的攻势,纵火焚烧东华门、西华门。霎时间,火光冲天,战鼓雷鸣,喊杀声震天动地。台城守将羊侃见侯景纵火,赶快派士兵担水灭火。侯景见火被扑灭,命令士兵用长柄斧头劈砍城门,企图劈开城门,冲入城中。羊侃提起长矛,领兵冲出城外,把攻城的侯景军一连刺杀了好几个,其余的见势不妙,赶快逃走了。侯景不甘心失败,又组织力量,猛冲猛杀,占领了城外的公车府和东宫。当天夜里,侯景在东宫摆上酒席,饮酒作乐。萧纲乘侯景不防,派人纵火焚烧东宫。藏在宫里的历代图书文物几乎全部被烧毁。作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建康,遭受了一次空前的浩劫。

     过了几天,侯景做了数百匹木驴用来攻城,木驴肚里是空的,每头可以藏六个人。羊侃叫士兵制作雉尾火炬,火炬内装有油和蜡,点着后,对准木驴掷下去,烧掉了木驴。侯景又让士兵造了十多丈高的登城楼,想从楼上向城里射箭。羊侃见了说:“登城楼太高,上面站了人,头重脚轻,一定过不了堑壕。”果然不出他所料,登城楼刚运送到堑壕旁边,堑壕塌方,登城楼一个一个栽倒,站在上面的士兵都活活摔死了。

     侯景见台城屡攻不下,就强迫居民在台城的东西两边筑土山,准备攻城。居民忍饥挨饿,被迫日夜不停地担土、挑泥,很多人累死了。侯景命令士兵把疲乏不堪的居民杀死,堆在土山上。羊侃见城外堆筑土山,也在城内筑起土山来应战。双方在土山上用弓箭互射,昼夜交战。不料连天大雨,城内的土山倒塌了,侯景乘机杀了进去。羊侃临危不惧,命令士兵用火断路,阻止侯景的进攻。但是,连日来的激烈战斗,已经使建康城受到严重破坏,粮食已经吃光,很多人都饿死了,能作战的士兵只有四千多人,坚守了一百三十多天的台城,终于失陷了。

     侯景攻入台城,先杀了为他作内应的萧正德,又将梁武帝软禁起来。他命令将士到处烧杀抢掠。原来由王氏、谢氏等高门大姓居住的地 区——朱雀桥乌衣巷,更是烈焰腾空,一片瓦砾,鸟雀不藏,王、谢二家被屠杀最惨,几乎灭绝。他说:“攻进城后要杀个干净,好让天下人知道我侯景的厉害。”他手下的将士杀人犹如割草一般,还互相比赛谁杀的人多。建康,这座自东吴以来经营了二百多年的古城,在战火的吞噬下,化成了一片废墟。

 

暴徒横虐 祸乱江南

  侯景之乱使南朝士族遭到沉重打击,“中原冠带随晋渡江者百余家”,“至是在都者,覆灭略尽”(颜之推《观我生赋》注);而乱事更令南方的社会生产造成了极大破坏,六朝古都建康“千里烟绝,人迹罕见,白骨成聚,如丘陇焉”(《南史·侯景传》)。南方政权损失了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,北强南弱之势已不可避免。

     86 岁的梁武帝,在城破的时候无可奈何地说:“从我手里得到的,又从我手里失掉,也没有什么可以悔恨的!”后来他活活地饿死了。梁武帝死后,侯景暂立太子萧纲做皇帝,称为简文帝。侯景自封为宇宙大将军,做了丞相,掌管军政大权。他恢复了秦始皇实行过的禁止人们窃窃私语的法律,违反的要株连三族。不久,侯景派出三路兵马,攻占了吴郡(今江苏省苏州市一带)、会稽(今浙江省绍兴一带)等富庶地区,又向江陵(今湖北省江陵)进军。侯景之乱,造成了很大的破坏,他纵兵抢掠,奸淫妇女,无恶不作。当围台城时,侯景军吃尽了石头仓、常平仓的储粮,就掠人而食,米一斗贵到七八万钱,台城中粮食也吃光,军士煮弩、煮鼠、捕雀而食,殿堂上的鸽子也被吃尽,即使屠马也杂以人肉,疾疫而死者大半。许多建筑物都被破坏,东宫台殿所藏图书数百橱,全被烧掉。在江陵的萧绎,是梁武帝的第七个儿子。他跟大将王僧辩、陈霸先率领的军队联合作战,打败了侯景。承圣元年(552),王僧辩、陈霸先的队收复建康。

     侯景匆忙逃走,在路上被部下杀死。他的尸体运回建康,扔在街头,愤慨已极的建康人民,纷纷赶来咬他的尸体解恨,不到一天工夫,尸体上的肉都被咬光了。侯景作乱,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只是灾难,所以他遭到全国上下的痛恨是必然的。

    爆发于梁武帝统治后期的“侯景之乱”,是六朝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。它是梁武帝腐朽政治发展酿成的苦果,梁武帝对侯景投梁处置的失策,激发了侯景的起兵反梁;而侯景利用梁境内尖锐的社会矛盾,最终又攻陷了建康台城。“侯景之乱”不仅实际导致梁朝统治的垮台,而且对六朝后期的政局产生了深远影响,成为六朝政治的一个转折点。

朱雀桥边野草花,
乌衣巷口夕阳斜。
旧时王谢堂前燕,
飞入寻常百姓家。

  时过境迁,岁月如流。唐朝大诗人刘禹锡《乌衣巷》这首悲凉的怀古诗,给人们带来多少感慨呀!


相关热词搜索:寿县历史 历史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