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故事 > 正文

刘长骄横失度-第2页
2015-11-16 00:07:00   来源:美好寿州网   阅读次数:    收藏


  锤杀食其 自作法令

  汉文帝刘恒即位,他是刘长的兄长。时代又发生了新的变化,刘长的境遇也发生了变化。当时汉高祖刘邦诸子,汉文帝即位时只剩下他和刘长兄弟二人。刘长自己觉得是皇帝最亲的人了,于是也目中无人——哥哥是皇帝,又很爱他,他怕什么。刘长平时骄横傲慢,多次违反法令。但此时刘恒觉得世间只剩一弟,有什么过失,也多容忍些,他的不法行为汉文帝都宽赦了。

  刘恒对弟弟的宽赦,虽是疼爱,但远不够。因为疼爱最终应该教育弟弟,让他有所作为,而不是让他因为有兄长为帝,可以横行不法,触犯刑律。对于一个不奉法律的人来说,宽赦是没有边界的,弟弟可以经常犯法。这可是当年刘恒未曾想到的。三年后,刘长入朝,在京师更加横行。

  刘长为人粗放,不讲究礼节。即使吕后称制的日子里,因自小由吕后抚养的关系,政治的阴影也没有笼罩到他身上。刘长做事没有顾忌,刘长跟随汉文帝入苑打猎,和皇帝同坐一辆车,受到十分宠遇。他也常常直呼皇帝刘恒曰:“大哥。”刘长力气很大,力能扛鼎。刘长对于母亲的思念,使他难于忘掉审食其。这次入京,刘长就特去拜见审食其。辟阳侯出面见他,也没有想一想这位皇帝的小弟弟有什么来头,见自己是为什么。刘长就从袖中拿出一把小铁锤,用铁锤把审食其打死,又命自己的随从直断其首。然后刘长驰马阙下,面向哥哥刘恒肉袒而请罪,说:“臣的母亲不当坐赵时事,辟阳侯力能说服吕后,不争,罪一也。赵隐王刘如意母子无罪,吕后杀之,辟阳侯不争,罪二也。吕后王诸吕,欲以危刘氏,辟阳侯不争,罪三也。”刘长说的这些话,也都有道理。吕氏专权时,辟阳侯审食其为丞相,身兼重任,而且,审食其和吕后之间,还有一种非同寻常的关系,很紧密。刘长这样指责审食其,不为过。所以刘长说:“臣谨为天下诛贼,报母之仇。伏阙下请罪。”刘长说得在理,并不等于事情合理,杀人须经由廷尉等司法部门处理,事先须向朝廷奏准,哪能想杀就杀。法毕竟是严肃的,违法就可能带头乱法。像刘长这样的皇亲,社会影响是很大的。

  弟弟自出世就没有母亲,刘恒很同情他,所以就没有按照汉律治他的罪。

  可是这时,刘长不仅没有受到惩罚和教育,反而在心中视朝廷、法律为无物,今后想干的事,就可以更加胆大妄为了。有的当朝官员就曾指出,如果在刘长杀审食其之日教训他,将他关押一段日子再放出来,让他尝尝法律的滋味,也许刘长今后不会犯更大的错误。法律并不完全有惩罚人的作用,还有教育人的作用。以此观点看,曹操割须示法,也并不虚伪,法律确实需要维护它的尊严。但是刘恒教育弟弟的方法简单了些:他没做什么,只是将刘长赦免了。
  在那个时候,因为汉文帝待刘长的特殊礼遇,以及刘长的胆大妄为,连刘恒的母亲薄太后,太子刘启及朝中诸位大臣都惧怕淮南王刘长。由是,刘长自锤杀审食其后,归国愈发放纵。刘长在淮南国内不推行当时汉朝法令,自行其是,刘长出入都打着天子的旗号,坐着皇帝一样的车驾,仿拟天子出巡时礼节,禁止通行,令人警戒。刘长自称制,自作法令,数次上书不逊。这个玩笑可就开得大了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刘长 寿县故事 刘长与寿县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