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故事 > 正文

刘长骄横失度-第4页
2015-11-16 00:07:00   来源:美好寿州网   阅读次数:    收藏


  骄不闻过 不食而死

  淮南王刘长杀审食其之后,居处骄甚。袁盎谏曰:“诸侯太骄必生患。可谪,削地。”袁盎的意思是给刘长一个警告,让他不要过于放纵。汉文帝不许。淮南王发展到无法无天的地步。谋反事发,汉文帝将征淮南王刘长迁蜀地,由槛车(即囚车)传送。袁盎当时身为中郎将,又谏刘恒曰:“陛下素骄之,弗稍禁,以至刘长如此。今又暴摧折之。淮南王,为人刚。假如行道中遇霜露死,陛下竟以天下之大,弗能容弟,有杀弟名,奈何?” 汉文帝说:“我这是特地让他受点苦,刘长自悔之后,再令扶立。”

  淮南王刘长在行道之间,对侍者说:“我因为骄傲,不愿听人批评,所以到了这个地步。”于是刘长不食而死。在刘长绝食的时候,传递护送槛车的人不敢揭开车的封条,没有及时地阻止刘长绝食,也没有向上面汇报刘长的言行。

  一直到蜀地雍县,雍县的人令揭开车封,才知道刘长已经死了,这才把刘长死去的消息传出去。汉文帝听说刘长死了,自己也不再进食,哭得非常哀伤。袁盎和贾谊都劝慰汉文帝,认为刘长咎由自取,文帝应自宽。汉文帝根据袁盎的意见,马上安排汉丞相御史大夫等逮诸县传槛车者,不发封馈侍者,皆弃市;又以列侯的礼节葬淮南王刘长于雍,安守冢祭祀的三十户人家。

  汉文帝对刘长的死一直不能自安,后将其四子(年皆七八岁)分封为侯:子安为阜陵侯,子勃为安阳侯,子赐为阳周侯,子良为东城侯。后又加封为王。贾谊曾对汉文帝分析这一系列分封带来的后果,汉文帝初始并未采用。
  汉文帝十二年(前 168),民间有人作歌歌淮南王刘长之死:“一尺布,尚可缝;一斗粟,尚可舂。兄弟二人,不相容。”正如当时处理刘长谋反案袁盎估计的那样,刘长之死在百姓中造成了较大的影响。汉文帝听到这首歌谣,叹息曰:“昔尧舜放逐骨肉,周公杀管蔡,天下称圣,不以私害公。天下岂以为我贪淮南地邪?”乃徙城阳王王淮南故地,而追尊谥淮南王为厉王,置园如诸侯仪。

  刘长因出世即丧母,为一祸;由吕氏母之,未受吕后之毒杀,为一福;与汉文帝兄弟相亲,受文帝骄纵宠爱,为一福;尔后刘长肆无忌惮,妄图里通外族,谋反社稷,为一祸。刘长一生因祸得福,因福及祸。文帝以溺爱弟始,不注重管教,终导致存世一弟骄横失度,祸及自身,溺爱等于溺杀。


相关热词搜索:刘长 寿县故事 刘长与寿县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