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+ 加入专栏

寿州大鼓书
分享到:
梅林村落   2015-11-05 21:28:00

  同为非物质文化遗产,寿州大鼓属于口头传统和表述类,寿州锣鼓则属于表演艺术类, “大鼓”和“锣鼓”一字之差,表现形式和内容却不相同。
 

  大鼓或大鼓书,是曲艺的形式,旧称“鼓词”,是说唱艺术。据《寿县文化志(初稿)》有关“曲艺”的记载,“寿县曲艺起源较早,品种也多,宋代就有‘宝卷’,今存《叹骷髅》属于‘叹世宝卷’的类型,清乾嘉间,寿县又出现了‘淮词’、‘清音’、‘光棍溜子’、‘老婆歌’、‘大鼓书’等说唱形式”。在过去,凡有水井处皆有“大鼓书”,说书先生一手敲鼓,一手打着夹板,咚咚吭嚓之声时而舒缓时而急促,时而快乐时而悲凄,若要表现快马加鞭或枪林弹雨,说书先生将鼓敲得雷霆滚石,说到紧要处却又戛然而止,原来是四下里索要听书的费用,这些都是那个年代的人美好回忆了。既然各处都有大鼓,为什么寿州大鼓却成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呢?原因大概有这么两条,一是寿州大鼓得到了传承,二是寿州大鼓有它特有的魅力。有幸看到柴宪修在“宾阳”城楼表演的大鼓书,当唱到“前秦的统帅叫苻坚”,他把鼓槌向后一扬,时值秋天,淝水汤汤,阳光将古战场展现得阔大,似乎让我们看到了那鼓角争鸣的战争场面,特别是苻坚的“坚”,唱成上声,沉下去又浮荡上来,余味无穷。最近我在“中华经典诵读”的演出现场再次看到了柴宪修表演的《二十四节气歌》,柴先生穿唐装,戴礼帽,鼓点起来,夹板脆响,“正月十五闹罢元宵又打春,天气下降地气升”,一咏三叹,直唱到“月小除夕二十九,月大就在三十天,焚香结彩祷告天地,只等迎来丰收年”,听者屏气凝神,场面回肠荡气,站在我前面的一个观众说了这样四个字——“慷慨悲凉”,这也是我的感受,老柴身上是有些古风,寿州大鼓在灯影下似乎增添了文化亮色。
 

附柴宪修表演的《二十四节气歌》

 

\
 

正月十五闹罢元宵又打春,天气下降地气升。

二月惊蛰又春分,田间已有叱牛声。

三月寒食又清明,一束鲜花祭亡灵。

四月立夏小满天,忙罢蚕桑又插田。

芒种夏至天更长,五月五日过端阳。

六月天气热难当,田间还见农人忙。

大暑小暑两中间,三伏不见农人闲。

七月七日立秋节,八月十五月正圆。

九月九日是重阳,每逢佳节思故乡。

十月立冬小雪多,五谷丰登民欢乐。

十一月小雪大雪到,晚辈莫忘尽孝道。

十二月过罢小寒到大寒,二十四节气已过完。

腊月八吃腊月腊八饭,祭灶就在二十三。

月小除夕二十九,月大就在三十天。

焚香结彩祷告天地,只等迎来丰收年。

版权声明:本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