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+ 加入专栏

不为人知的古都寿县:袁术曾经在此称帝
分享到:
佚名   2015-09-15 20:38:10

寿县是个充满历史厚度的历史文化名城,在安徽,能与之比肩的恐怕也只有亳州和桐城了。一个城市的历史和文化的底蕴,是数千年的积累一点点沉淀下来的,而不是光靠着什么“大拆违”、“大建设”就能立竿见影的,相比之下,某些城市一味的光靠建楼修路架桥就自以为能提高品位的做法,只能让人徒增笑耳。

好了言归正传,还是来说这寿县。寿县,今属安徽省六安市,古名寿春、寿阳、寿州,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。早在春秋时期,她就做过蔡国的都城,在战国时代,强大的楚国迁都至此,寿县也成为了当时中国首屈一指的繁华都市,而在西汉时期,寿县也作为淮南王刘安的王城而引人注目,细细品来,寿县似乎也有着一股王者之气,但是,在此定都的,无论是蔡国,楚国,还是淮南王刘安,都只能算是诸侯国,因此,寿县,也只能称之为“王城”,但还称不上是“帝都”,那么,寿县,除了诸侯王,还有没有皇帝在此定都呢?

答案是肯定的。如果您读过《三国演义》就知道,寿县确实做过“帝都”,东汉末年也确实有人在此称帝妄图“君临天下”,尽管这个皇帝的名号被认为是“非法”遭到了群雄的一致反对和讨伐,而且仅仅支撑了两年就灰飞烟灭,但是,寿县也应该被认为是做过“帝都”的城市而载入史册,那么,这位在寿县称帝的“皇帝”到底是谁呢?想必你也想到了,这就是号称“四世三公”的东汉豪家大族,袁氏家族的袁术。

今天的寿县已经见不倒任何和袁术有关的文物和遗迹,在寿县博物馆内,也见不到一丝有关袁术的东西,似乎寿县人对这位曾在此称帝的“皇帝”也无任何好感,反而认为此“国贼”有辱于此,不值一提。但在三国史上,袁术也算得上一个重要的人物。说起来,袁术的出身非常好,用今天的话说应该是“高干子弟”,而且这个“高干”也是非常之“高”,四世三公,谁比得?而且就在家族内部,袁术的地位也比袁绍要好,袁术是嫡出的,而袁绍是庶出的,在那个讲究出身的年代,这种差距也算的上是天壤之别,也是因此,袁术非常看不起哥哥袁绍,更称其为“家奴”(豪桀多附于绍,术怒曰:“群竖不吾从,而从吾家奴乎!”又与公孙瓒书,云绍非袁氏子————-《后汉书·袁术传》),而袁术自己呢,《后汉书·袁术传》说他“少以侠气闻”,也不算是等闲之辈,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更多的是家族人脉,在官场上也是平步青云,“举孝廉,累迁至河南尹、虎贲中郎将”,讨伐董卓时又做到南阳太守,后来又率军杀杨州刺史陈温而自领之,又兼称徐州伯。割据了今天的淮河南部一带,成了东汉末年的割据群雄之一。

看起来袁术似乎也算是事业有成,称霸一方,但他的这点基业放在当时那个大背景下就显得不值一提了,官场得力更多的是靠了家族背景;讨伐董卓的时候也没见他出多少力,反而不顾大局,在军粮方面卡孙坚的脖子;他干掉的扬州刺史陈温也并非是什么多有实力的人物。在那个诸侯割据的年代,袁术无论是个人能力、兵力还是手下文臣武将,都不突出,说他是二流军阀都有些抬举他。看起来,袁术除了一张可以炫耀的家族名片之外,没有任何拿的出手的东西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位,却在建安二年(197年),冒天下之大不韪,在寿县称帝,年号仲氏。说起来,袁术称帝的主要原因莫过于三点,一是袁术一直认为袁姓出自于陈,陈是舜之后,以土承火,得应运之次。二是因为当时的谶文有云“代汉者,当涂高也”,“当涂高”的意思是“路上方的高台”,从历史的发展来看应该指的是魏阙(《三国志》:“魏,阙名也,当涂而高,圣人取类而言耳”。魏,名词,阙宫门的台观。宫门上巍然高出的观楼,其下常悬挂法令),但袁术却以为是说他自己,“涂假途也,乃‘路’之意!”涂,即途;途,即路。而袁术自己又字“公路”,故有此言。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他手里又东汉传国玉玺(讨伐董卓时传国玉玺被孙坚所得,后其子孙策投靠袁术为借兵将其存于袁术处),觉得有玉玺在手,称帝是“名正言顺”。所以,袁术一时冲昏头脑,不顾内外反对和自身实力不济,贸然于寿县称帝。

说起来,这个行为堪称是东汉末最愚蠢的行为之一。在那个年代,虽然人人都想称帝为王君临天下,但是有点脑子的都知道,汉家王朝还在,汉献帝还在,献帝虽然无权但却还是名正言顺的“皇上”,对这个皇上,你可以无视他,你可以控制他,你可以摆布他,但是你要是取而代之,就是违背了大义名分,君臣之道,会成为众矢之的,各路诸侯的靶子,是大大得不偿失的,这也是曹操终其一身也只是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而不是“自称天子”的原因。

然而,袁术却不明白这一点,说起来袁术也不算是个糊涂人,但却像鬼迷心窍一般,他没有袁绍的地盘广大,兵多将广;也没有曹操的雄才大略,人才济济;没有刘备的机智多谋,皇族身份;也没有孙策的悍勇多智,血气方刚。他甚至还比不上刘璋,至少还有个益州天险,打不过可以躲一阵子。就这样一个各方面都比不得的不大不小的军阀,却悍然称帝,只能说明其利令智昏,把一切后果都抛到脑后了。

袁术没有什么能力,然而剥削百姓却有一套,他的地盘上“不修法度,以抄掠为资,奢恣无厌,百姓患之”,称了帝后更是荒淫无道,史称其曰“而天性骄肆,尊己陵物。及窃伪号,淫侈滋甚,媵御数百,无不兼罗纨,厌梁肉,自下饥困,莫之简恤。于是资实空尽,不能自立”,他统治的淮南一带,本事富饶之地,却被他搞的民不聊生,百姓困苦不堪。这样一个人物,自然不会折腾太长的时间,由于称帝成了众矢之的,仅仅两年,这位“皇帝”就被打的全军覆没,吐血而亡,值得讽刺的是,这位“天子”临死前的最后愿望是喝一杯蜂蜜水,当得知愿望无法实现时,不禁哀叹一声“袁术乃至是乎”,于是吐血身亡了。

我不知道袁术在死之前为连喝一杯蜂蜜水都喝不上而感慨的时候,是否为他的称帝行为感到后悔,是否为他的横征暴敛而感到羞愧。而寿县,做为东汉末年除了长安和洛阳以外的第三个所谓“帝都”,却也没有丝毫的荣耀和光荣,除了名不正言不顺以外,寿县更多的是见证了一个被皇帝梦冲昏头脑的跳梁小丑的荒淫无道,也难怪寿县今天提到自己的历史,只提到蔡楚文化,只提淮南王刘安,只提到八公山上“草木皆兵”,却不愿多提袁术和他那个逝去已久的“帝都”。

版权声明:本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