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+ 加入专栏

瓦埠湖,天鹅湖
分享到:
无锄农夫   2015-03-31 08:24:01

  家住瓦埠湖畔的朋友发来短信:今年湖里飞来一千多只天鹅过冬,有机会来看鸟。什么是“有机会”?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去的呀!

\
 

  从寿县城南新区出发,顺着九里联圩南拐,圩堤上行驶约十来分钟,眼前呈现一大片荻苇丛,有阵阵水鸟飞起飞落,发出种种鸣叫。凭感觉,我们知道瓦埠湖湿地到了。下车后,沿着羊肠小道走向湖区深处。天是蓝的,水是清的,河柳枝干嶙峋,路间枯衰的荒草拥着脚髁,踩上去软软的,好像走在厚厚的地毯上。穿过一片绿油油的麦田,地势陡然凹了下去,荆柳绵延,荻苇连天,头上顶着尚未飘落的芦花。一群当地称作“章鸡”的水鸟,见我们到来,贴着水面“哗啦啦”向远处飞去。水面辽阔,粼粼波光里布满密密麻麻的水鸟,时不时就有天鹅“嘎嘎”地鸣叫着,战斗机群一般从天上俯冲下来,落上极目处的水面上。我们把相机的长焦镜头当成望远镜,远远地打量,不忍心惊扰了这些远来的贵宾。同为水鸟,天鹅的仪态总带着高贵,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,舞姿曼妙,芳华绝代。它们或振翅起舞,或引吭长鸣,或扎猛觅食,或颔首沉思……虽然相隔数百米远,但让人一眼就能与其他鸟类区别开来。天鹅,尤如上天的精灵,雍容华贵,美若天仙!

  瓦埠湖地处候鸟南北迁徙的过渡地带,是淮河中游最大的淡水湖泊,蓄水面积三百四十平方公里,也是野生水禽栖息场所,常见的有大雁、野鸭、鹭鸶、鸳鸯、天鹅等,甚至还有濒危的红隼、四声杜鹃、金腰燕等国家一级保护鸟类。曾几何时,瓦埠湖因围垦造田和污染,湖面水草、湖岸植被遭到破坏,鱼类资源和野禽数量每况愈下。近年来通过开展环境综合治理,退耕还湖还林,设立珍稀野生动植物栖息地与集中分布区,湿地面积大幅增加,生态面貌明显改善,各种水鸟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,瓦埠湖再度成为鸟的天堂。

  驻足观望的当口,远远的村庄里隐隐走来一个人。到近前,见他手里拿着望远镜,臂上戴着红袖章——原来是附近村里的义务护鸟员。我们问他,这些天鹅来多少天了?在这里依靠什么生存?护鸟员见我们手里只有相机,对湖鸟并无恶意,很高兴地与我们聊了起来。原来,入冬后,这些天鹅从遥远的西伯利亚、贝加尔湖等地成群结队地飞来,要到开春回暖后再陆续飞回故乡繁衍生息。每天,天鹅们日出而戏,日落而栖。食,湖里种植的莲藕、芡实等水生植物,落下了大量果实,足够天鹅淘用;息,无边无尽的芦苇丛,有多少鸟类也藏得住。护鸟员说,瓦埠湖食物充足,天鹅、大雁、野鸭这些野生水禽又没有什么天敌,在这里生存应该没有问题,怕就怕心怀不轨的人过来撒药。“过去有过这种事,一毒死一片。”护鸟员说,这两年好了,通过广泛宣传有关法规,逮鸟的人没了。即便这样,当地政府也不敢掉以轻心,公安、环保、林业等部门都确定了专门人员加强管理,乡村也安排了相对固定的义务护鸟员。

来看天鹅的人多吗?

  不少,但瓦埠湖区域广大,天鹅们不在一个地方栖息。不是提前知道地点,还真不容易找到。护鸟员说,据他观察,天鹅灵敏度和警觉性极高,总是与人保持着安全距离。观赏天鹅芳姿只能带着望远镜,采取“偷窥”的方式。护鸟员一边把望远镜递给我们,一边说,你看它们多么聪明,不光远远躲着我们,还有专职的鸟在侦察我们动向,防止侵犯它们。

  经他这么一说,我才发现,果然有几只天鹅不时起飞到空中盘旋,边飞边叫,落下后也是在伸长脖子四处张望。天鹅这么惧怕人类,也应该是“进化”的结果吧?

  护鸟员却信心满满:只要我们坚持让它们安宁,它们迟早会相信我们。是呵,鸟是人类的朋友。只要我们久久为功,为它们提供和谐共生的惬意环境,瓦埠湖肯定会变成真正的天鹅湖。

版权声明:本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