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+ 加入专栏

俞扶九轶闻趣事三则
分享到:
洁羽   2015-10-06 08:56:35

  俞化鹏,字扶九,寿县正阳关人,清康熙三十年(1691)进士,历任宁海县知县,贵州道御史,奉天府府丞,大理寺常卿,顺天府府尹等职。雍正元年(1723)归故里病卒,著有《天爵堂诗稿》。这是《安徽人物大辞典》关于俞扶九的记述。在“凤城首府,中华名关”正阳关,至今还流传着俞扶九的许多轶闻趣事。

轶事一:羊石才子,睿知少年

  余扶九幼时家境贫寒,但学习刻苦,聪明过人。四书五经过目成诵,诗词歌赋出口成章。自以为满腹经纶的老先生也感到,对弟子余扶九已无什么知识可授了。这日老先生在室内踱步,想到不日科举开试,何不趁机令其应考?考不上,好就此要他改馆;如若能考得功名,得个一官半职,先生我不也脸上有光!想到这里,便喊余扶九过来,老先生对着走过来的余扶九说:“先生站门槛,一脚门里,一脚门外。”余扶九知道先生出题问对,不假思索地一笑,拱手对握内孔夫子像躬身作揖,答:“恩师猜弟子,这里上朝,还是下朝?”先生连连点头,佩服小扶九出口不凡。俞扶九要去赶考,老先生为这得意门生饯行,又亲自送余扶九登程。来到五里古渡,师生依依不舍。老先生含着热泪说:“五里铺子今分手。”余扶九向恩师深鞠一躬:“北御街上再相会。”后来,他果然得中,且做了大官。(戴戒华整理)

轶事二:“贤良巷”的由来

  俞扶九官越做越大,成为京官后,举家迁居南大街。和俞家隔壁的邻居是户姓周的铁匠,周铁匠家也是当地一户名门望族,可谓财大气粗,你家盖高宅,我家也建造大厦。一年他家与邻居周铁匠家同时折旧房盖新屋,两家都想向中间的过道扩展几尺,结果墙线一划,过道没有了,双方僵持不下,互不相让,谁也不准对方动工。于是,俞家便派人进京送信给老爷,要俞扶九出面干涉,压周家让步。俞扶九接到家人送来家信后,一声不响写封回信,交来人带回,并嘱咐说:“办法都在里面”。俞的家人拆信一看,上面只有一首诗:“千里捎书为堵墙,让他三尺又何妨!万里长城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。”两户都被俞扶九的高尚风格所感动,俞家主动退让三尺,周家也自愿退让三尺,使原来的三尺巷变成了九尺巷了。从此,市民们把这条由三尺变成的九尺巷改名为“贤良巷”了。(孟堃整理)

轶事三:“卧虎地”和《乌江渡》

  在正阳关北五里铺,淮河大坝东方,有一块开阔高坡地,俞扶九的父亲就安葬于此。俞扶九幼年家境贫寒,父亲过逝的早,所以,俞家的坟地和普通百姓人家的坟地没有两样。后来,俞扶九中了进士,做了官,人们就传说俞扶九的父亲睡上风水宝地,人称“卧虎地”。住在周围的人们,也都想沾沾仙气,谁家老人去世,都想方设法在俞父坟周围安葬。周围人的言行举止让俞的家人有了警觉,他们也深信:俞家现在的荣耀的确是逝去的老太爷得了风水,我们家的好风水不能被破坏,乱葬坟是要坏祖上风水的。于是,俞的家人便倚仗做大官的俞扶九,串通地方官府,要求拆扒俞父周围的坟地,地方官正要找机会巴结余扶九呢!便出动官兵,将俞父周围无论新旧坟一律铲平,民怨沸腾。事发后不久,恰巧俞扶九调升京官佐僚,佐僚虽属于清正一品,却是个闲职,有衔无权,相当于现在的督导吧!至此,俞扶九在京官运欠佳,三年后告老返乡。往昔的车水马龙,门庭若市,而今却门可罗鹊。俞扶九闷闷不乐,他日思夜想,本人忠君爱民,仕途如日中天,却半途衰落,原因何在?原来是家人平乱坟有损于我也,地方官拍马有害于我也!俞扶九由于长期忧郁成疾,久治不愈而亡于故乡。

  乾隆年间,有人将平乱坟事件编入剧本《乌江渡》中,乾隆爷下江南巡游正阳关时,他带着朝臣们的议论和疑问,亲自前往五里铺“卧虎地”巡查俞父坟地,乱坟被平后数年间,仍只有俞父孤坟一座,形单影只,乾隆皇帝看后叹息曰:“虎踞正阳关,才出日月地,官缺满天星,‘俞’跃落旱滩”。可见乾隆皇帝的惋惜之情。

版权声明:本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