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+ 加入专栏

我与寿州报的故事
分享到:
无锄农夫   2015-04-23 09:27:36

\
 
  1995年的春天,政府大院繁花似锦。经过三年借用,我从基层水管单位正式调到县城上班,心情就像这春天一样充满温暖。这一天,我到有关单位送罢材料,趁机转进附近楼层看看师友。转到宣传部,时任《新浪》主编的余江部长正在与新闻科的同事金德平等品赏一幅题字。原来宣传部借鉴外地做法,正在酝酿创办县委机关报,并专门请德高望重的寿县籍老领导孙大光题写了刊头。

  知道文化名城也要有自己的报纸了,我差点没高兴得孩子似的跳起来。当然,那时候年轻,本来也还没脱孩子气。

  七月一日党的生日,《寿州报》正式创刊,从此我成了她忠实的读者和作者。先是旬报,后改周报,还曾发展为周三报,再改回周报,刊名也由《寿州报》改成《今日寿州》,每每邮递员将报纸送达单位时,我已在收发室等待多时,为的就是先睹为快。隔三岔五的,《寿州报》上就会出现我的名字,有时甚至一期会出现我多篇稿件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,慢慢地,我学会了用笔名投稿。于是,《寿州报》上又多了“唐子”、“安旭”、“农夫”、“夏华”……这些名字。从1986年起给县广播电台投稿,写稿已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。但写了稿总要发表了,才好品尝丰收的喜悦。广播电台播出了不好收集,一阵风也就刮跑了。当然也有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安徽日报》、《皖西报》等各级报刊,可在这样的媒体发稿难上加难。当时我在单位的职业是秘书,主要职责除了起草各类意见决定、请示报告、领导讲话,再就是行业宣传。作为一名“土记者”,我们不能像专职记者那样拥有发表作品的“一亩三分地”,只能依靠别人的载体发表作品。《寿州报》的创刊,为我的写作提供了宽阔肥沃的园地。

  事实也正是这样:喜欢写又刊得出,大大激发了我的写作热情。通过在干中学、学中干,一点一滴的新闻实践让我逐步摸到一些铆窍,感觉新闻采写“不过如此”。平时,我在新闻采写中如鱼得水,采访时口袋装着采访本,脖上挂着照相机,肩上挎着摄像机,一趟回来广播有了音,报纸有了文,电视有了影,间或还能写几篇小散文、小品文调节身心,一举数得,洋洋自得,风光无限,接踵而来有关单位授予的“全省水利系统先进宣传工作者”、 “全市水利系统先进宣传工作者”等称号,更让我感觉已是地方宣传报道工作的主力和中坚,自身价值在写作过程中得到充分体现,人生佳境何逾与此?

  就在我如气球上天般飘飘然的时候,一天一位县领导告诉我,我发在《寿州报》头版头条的一篇会议报道,遭到县主要领导的批评。我很震惊,为什么?领导说:“讲你不懂写作要领,建议你看看人民日报关于中央领导的报导。”原来,平时我写新闻时,都是按“编年体”的“流水帐”写法,而在领导活动报道中,最适合的写法应是“倒金字塔”式,把主要领导的讲话精神放在前面。这个批评不啻是一记闷棍,把我从猪八戒戴花——自以为美的云端里打回原形,原来我在写作的征途中才刚刚起步,只能算个小学生呢!

  是继续,还是放弃?这是个问题。

  “看成败,人生豪迈,只不过是从头再来!”

  经过反思,我找到问题出在自己没有经过系统专业培训上。为了补上这一课,我上了安徽大学中文系首届新闻专业自学考试补习班。三年时间,从《新闻简史》到《新闻理论》到《新闻采编》,十多门课程一口气全部过关。真是不学不知道,一学吓一跳:过去的写作,敢情是无知者无畏,玩得全是心跳和胆大!

  我比过去任何时候更加敬畏文字,也比过去任何时候更加刻苦写作。《寿州报》让我明白,只有对文字负责,才是对自己负责。写作跟做人一样,时刻都要严肃认真,马虎不得,否则就可能“吃不了兜着走”。二十年过去,人事沧桑,风雨变幻,工作和职业几经转换,我都能怀着崇敬的心情,与《寿州报》荣辱与共,不离不弃。我把在《寿州报》刊出文字引为骄傲,即便是在外派北京和合肥工作时,也要邮寄文学、言论类的稿件回来。我成了《寿州报》最铁杆的粉丝。

  造化弄人,凡事冥冥中自有天定。2012年2月14日,这一天是西方的“情人节”。迎着朝阳,我穿过照壁巷,第一天到信息中心上班。我知道,从这天起,我有幸与信息中心的同事们同呼吸、共命运。我们的进取、尽职和努力,与《寿州报》的发展息息相关起来。

  信息中心是一家自收自支事业单位,主要承担互联网宣传管理工作,建设和管理政府网站和编辑出版《今日寿州》。由于政策原因,《今日寿州》一直无法解决新闻资质问题,导致名不正、言不顺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怎么办?同事们献计献策说,报纸不好解决,可以剑走偏锋,把网站新闻资质拿到手。

  世上的事就怕想不到,没有做不到。二0一四年六月,信息中心因政府网站改版成功拥有了新闻资质,成为一家正式的新闻单位。

  面子重要,里子更重要。一个单位、一张报纸在任何时候,如果离开党委、政府支持,想有一番作为,无疑痴人说梦。在同事们的支持下,我们围绕中心工作,组织编辑记者有效引导社会热点,系统报道寿县在工业核心化、城乡一体化、农业现代化、旅游市场化、文化特色化和加快绿色发展、和谐发展等方面的成就。平时只要有空,我也会带上相机、揣上采访本,深入到广袤的田野和火热的工厂,采撷泥土的芳香,收录机器的欢唱,以实际行动表明自己的办报理念。这些文章在《今日寿州》刊出后,又先后在《安徽日报》等上级报刊推出,既扩大了本县美誉度,也提高了《今日寿州》 知名度,信息中心记者编辑能力水平得到展现,受到有关部门和领导的肯定。

  《今日寿州》四开八版,一直有个不成文规定:一版反映中心工作,办给领导看;二版反映基层动态,办给乡镇和县直单位干部职工看;三版为副刊,办给百姓看;四至八版为联办版面,根据相关部门、单位和企业需要,设置相应内容。为了增强报纸的可读性,从2013年起,我们在二版开办了《百姓故事》、在三版开办了《寿州琐记》等特色专栏。这些专栏既宣传寿县文化,又“接地气”,说“身边事”、写“身边人”,群众愿看爱看,很好地拉近了媒体与读者的距离。在此基础上,我们通过与相关部门合作,每年把报纸上发表的特色稿件分类编印成册,相继出版了《芍陂诗文》、《寿州随笔》等图书,收到良好的经济社会效益。

  二十年过去,弹指一挥间。新的形势下,传统媒体越来越受到新媒体的挑战,互联网正以惊人的深度和广度,影响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。清明时节,一场“倒春寒”袭扰江淮大地,八公山梨花带雨,安丰垂柳披霜。在传媒界,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,一大批曾经叱咤风云的大报纷纷关停倒闭。作为一个媒体人,我不能不思考《寿州报》的命运:到底“红旗还能打多久?”但我知道,“陆地宜牛马,舟行宜多水(《淮南子·原道训》)”,怨天尤人与事无补,因势利导、顺势而为才是正确的选择。有人的地方就有声音,有声音的地方就需要媒体。只要我们不忘初心,永远保持这份对文字的挚爱,《寿州报》的明天依然灿烂。

版权声明:本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